还要当天赶回家
2019-06-17 04:1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12年以来,工作室已成功介入该类案件9件11人,联合街道团委开展帮教15次,救助未成年被害人3人次;将青少年案件合作办理机制扩大到控申、民行、公诉等部门,强化对各领域未成年当事人、被害人权益保护。

陆光曦说,未检人办案,更要紧是让这些“迷途羔羊”重归正道,有同伴影响很重要。工作室牵头与江南大学共建“青少年教育关爱基地”,聘任20名青年志愿者为“关爱使者”,与帮教对象结对,演案例情景剧、看望孤寡老人、公益植树。

“如何让他们渡过难关后,亮起‘绿灯’,走向更广阔的人生,是我们未检工作者永远的课题。”陆光曦说。

“孩子是国家的希望。他们在人生十字路口迷失了方向,我的职责好比‘青春红绿灯’。国家对违法犯罪未成年人实行教育、感化、挽救方针,意味‘光曦工作室’不单办案,还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。”陆光曦告诉记者。

在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“光曦工作室”,记者见到了陆光曦。他中等身材,身着检察制服,年纪不大头发花白,目光和善带着笑意。他说,自己正要去江南大学,给快放假的学生上法制宣传课。

“这都是考上大学来报喜的。”陆光曦拿出一个大纸箱,全是以往帮助过的孩子们写的信件。“这个孩子原是班委,一念之差盗窃同学电脑。我们走访了解情况后,为他争取了不起诉,后来考上了大学。”此时陆光曦脸上的喜悦,不亚于自己的孩子金榜题名。

2014年3月9日,张伟父子从江西老家赶到无锡,在光曦工作室里,接过盖有鲜红大印的《未成年人犯罪记录封存决定书》。

“我听说阿华又被关进去,真的很后怕,如果没有检察官叔叔,我今天恐怕是和阿华一样下场。”

接下来几个月,孙阳简直像变了一个人。按时报到,上交汇报,并进入父亲工作的搬家公司,老实打工。半年后,老板对他评价不错。“我以前的‘兄弟’阿华最近抢劫被判了刑,我听说他又被关进去,真的很后怕,如果没有检察官叔叔,我今天恐怕是和阿华一样下场。”孙阳说。

“亮红灯、踩刹车,就是让这些年轻人悬崖勒马,不再错下去。我们一直在寻找平台,把声音传得更远。”陆光曦说。

此前,张伟案卷已被第一时间送检察院档案室单独隔间保存,并不得随意查询。他也是工作室试行附条件不起诉,以“签到式”远程帮教方式考察第一人。

夹着教案,文质彬彬,如果不是这身制服,出现在大学校园里,他俨然是位大学教师。

“我爸吼了检察官,他居然没生气,还一直给我们想办法,让我吃惊又感动。”

上医治未病。防患于未然是陆光曦的宗旨。他带领工作室,联合派驻检察室,探索与公安机关对触法青少年犯罪预防的合作机制,对被公安机关行政处罚或不予追究责任的青少年案件,逐一提前介入,监督维权、跟踪预防。

2014年,17岁的孙阳因聚众斗殴被滨湖法院判缓刑,在该区太湖街道社区接受矫正。游手好闲惯了的孙阳一时适应不了严格的管教纪律,发牢骚说“没有自由,还不如坐牢”。

陆光曦,45岁,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科科长,荣立三等功一次,二等功一次,被江苏省评为“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”,获得无锡市“人民满意检察官”、政法综治先进个人、年度“最美人物”等荣誉称号

“法律规定,检察院讯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,应通知监护人到场。你们情绪不好我理解,但意气用事反而耽误孩子。”陆光曦耐心地跟王妈妈讲解。

陆光曦傻眼,从检多年,没见过非要进看守所的孩子。他反复劝解,一周后在看守所里,张伟怯生生问:“我错了,能不能让我叔叔把我保出去?”父母在外打工,他辍学到无锡投奔叔叔,干不来体力活常跑网吧,饿坏了才动抢劫歪念。被抓后,张伟怕叔叔知道丢脸不肯透露电话号码,“进去”后才后悔不迭。

2012年底,滨湖检察院首创以检察官个人名字命名的“光曦工作室”,专事全区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工作。

2014年8月,17岁的王灿因盗窃被公安机关取保候审。批捕环节,陆光曦电话联系王灿的父亲,通知他到场陪同讯问,对方很不耐烦:“我儿子没有犯罪,钱都赔了,还要怎样?!”便挂掉电话。

18年前,陆光曦还是档案馆的普通工作人员,自公开招聘到检察院,从“办案能手”到“青春红绿灯”,他完成了漂亮转身。

第二天孙阳就开始上班,但不久故态复萌,夜不归宿,思想汇报让女友代劳。陆光曦觉得,是时候给孙阳亮亮“红灯”了:“缓刑期内接受社区矫正,不按规定参加学习,不改正将予警告处分,警告三次后,等待你的就将是撤销缓刑,入狱服刑。”同时给孙阳配备“电子追踪器”跟踪动向。

陆光曦上门找孙阳谈心。“首先,你要正视自己的身份,你是监外服刑,不是无罪释放;第二,自由是相对的,社区矫正有规矩,为了自由你必须遵守。”孙阳连忙点头。

第二天,王灿与母亲如约赶来。得知娘儿俩没吃早饭,为省住宿费,还要当天赶回家,将两人送出院门时,陆光曦从小店买了包子塞到王灿手中:“来不及吃饭,就用这个充充饥吧。”

因情节轻微,很快陆光曦便为张伟办好取保。见他对父母仍只字不提,便找来心理疏导员做工作。原来是棍棒教育让他与父母多有隔阂。多次劝导后,张伟终于松口,陆光曦拨通电话,促成张父赴无锡登门道歉获谅,赢得附条件不起诉机会。考察期内,张伟安分守己,定期报到,以qq、信件“签到”,接受远程帮教。一年后,张伟被不起诉,犯罪记录也被封存。

陆光曦很纳闷,侦查阶段他们态度还相当配合。他想办法联系了王妈妈了解缘由。

“被抓住的那一刻,我以为一辈子就这样完了,现在能‘存档’重来,最要感谢的是检察官叔叔。”

后来,陆光曦了解到王灿姑姑在无锡,便动员姑姑作监护人参与出庭、宣判。“我爸吼了检察官,他居然没生气,还一直给我们想办法,让我吃惊又感动。”王灿说。

偶然的机会,陆光曦联系到无锡交通广播台,走进《假日说法》节目直播间普法大受欢迎,进而与该台合作推出法制宣传特别栏目“青春红绿灯”,每到假期,电波里便会传来陆光曦温和的声音。

15岁的江西少年张伟,因持刀偷方便面被抓获。接到公安电话,陆光曦当晚到派出所提前介入,发现张伟瘦小单薄、一脸稚气,不肯配合办理取保候审,坚持要“关进去”。

“被抓住的那一刻,我以为一辈子就这样完了,现在能‘存档’重来,最要感谢的是检察官叔叔。”张伟说。现在与母亲一起自立生活,创业、结婚,都被他纳入未来人生版图。

未成年人判缓刑后,进行社区矫正,可避免收监“交叉感染”,易于重新融入社会。但脱漏管较易发生,一旦流于形式就失去了意义。

光曦工作室每年办理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,大多数办理了取保候审,但无固定居所传讯时便需从外地到无锡来,还要求法定代理人陪同。对未成年嫌疑人来说,从立案到判决,这是漫长的“黄灯”等待期。

原来,王灿双亲在浙江打工,因案件,他们频频请假赶到无锡,双双被辞,向亲戚借钱做生意又失败。此时接到电话,口气自然很冲。

一个孩子涉罪不能毁了一个家。其他类似情况怎么办?陆光曦琢磨起来。适逢新刑诉法“合适成年人”制度颁布,工作室便以检察院名义,聘任“合适成年人”团队,由退休民警、社区义工、心理咨询师等8人组成,为涉罪未成年人当“临时家长”,疏导心理沟通情感,协助办案。迄今已帮助25名未成年人。

在陆光曦提议下,滨湖区检察院设立了“涉罪外来人员管护教育基地”,与正原大昌修车厂等5家单位合作,在取保候审期间提供住所,并开展学习教育,保障他们享有平等诉讼权益。2012年来,基地先后入驻23名涉罪外来未成年人,有3人考察结束后自愿留下工作,没有脱管漏管,也没有再犯罪,平稳渡过了“黄灯期”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namourdetoutou.com香港最快现场直播,金凤凰马会资料,香港挂牌高手论坛版权所有